<legend id="g4ges"><legend id="g4ges"></legend></legend>
  • <nav id="g4ges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g4ges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4ges"><strong id="g4ges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新聞資訊

    PPP清庫加快 監管趨嚴致項目庫結構優化

    發布日期:2018-05-14  瀏覽次數:2027

    財政部對政府和社會資本(PPP)項目的清理要求于3月底完成。但由于項目中仍有不少不規范項目,清庫、整改仍在進行,且清庫速度有所加快。

      財政部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4月23日,各地累計清理退庫項目1695個、涉及投資額1.8萬億元,新增清庫項目535個、涉及投資額0.6萬億;上報整改項目2005個、涉及投資額3.1萬億元。

         

    財政部《關于規范政府和社會資本綜合信息平臺項目庫管理的通知》(財辦金[2017]92號)(下稱“92”號文)要求各地在2018年3月底前完成對不符合規定的PPP項目的集中清理工作。但4月前23天新增清庫535個,規范運營、嚴查清庫及整改仍在進行。

      另外,從大岳咨詢公布數據顯示,五一節前一周管理庫和儲備庫退庫規模合計約1.3萬億元,達到此前“92號文”公布以來累計退庫規模的一半左右。

      鑒于92號文規定的“逾期未完成清理的限30日內整改”的期限已到(規定期限是3月31日),長江證券(6.840-0.02-0.29%)分析師趙偉分析認為,財政部這一輪清庫工作已完成大半,期間PPP規范經歷了從全國到地方、從普通項目到示范項目的歷程,目前在庫項目合規性程度已經較高,本輪規范或逐步接近尾聲。

      92號文之后,各界對PPP動向有不同的解讀,E20環境平臺執行合伙人、國家發改委、財政部PPP雙庫定向邀請專家薛濤認為,規范本身意味著回歸PPP的初心,是回歸提高公共服務供給質量和供給效率的本源。之前所批評的PPP“短期工程化、融資債務化、邊界模糊化”等三化風險也被高度關注,這也是92號文PPP規范的重點。

      趙偉認為,PPP監管趨嚴的目的并不是為了禁止PPP的發展,是為了引導PPP在合理、合規的范圍內良性、健康地發展。

      一方面,監管趨嚴背景下,PPP入庫總量上減量減速。4月PPP入庫總數量為13151個,總投資額為17.55萬億元,分別較2月下降819個和8993億元;從管理庫看,4月PPP項目數量7263個,總投資額為11.32萬億元,分別較2月下降216個和1175億元。

      趙偉認為,PPP入庫項目的減量減速主要源于清庫導致部分存量項目被清出,也在于監管趨嚴背景下,合規重視程度加強,PPP入庫門檻嚴格,從而引起項目入庫放緩。此外,項目收益率下行疊加當前十年期國債收益率處于高位,一定程度上會抑制市場主體參與PPP的熱情。

          另一方面,監管趨嚴不僅給高速發展的PPP踩上“急剎車”,PPP項目結構上或漸趨優化,項目逐步從“重建設”向“重運營”轉變,從而引起PPP項目在行業分布上發生變化。截至4月末,市政工程類和交通運輸類兩大偏建設性質的PPP管理庫項目數量分別較2月下降30個和16個,投資額分別減少646億元和832億元。這反映出“重建設”性質的PPP項目逐漸受到壓制,PPP項目在行業分布上慢慢發生了變化;管理庫中可行性缺口補助、使用者付費以及政府付費類PPP項目數量分別為3368個、865個和3030個,較2月分別增加34個、減少225個以及減少25個。

          政策導向可能將導致不同付費機制下的項目增長出現分化,政府付費類PPP項目增速放緩或下降,而可行性缺口補助類PPP項目穩步增長。趙偉認為,不同付費機制分化的原因在于,一方面,規范文件的密集出臺對地方政府舉債行為進行了規范,導致政府付費類項目增速有所下降。另一方面,隨著政策逐步引導PPP回歸至公共服務的本源,項目行業分布也將變化——基礎設施類的PPP項目增速放緩或下降,而公共服務領域的項目數量有望增加,這將直接導致付費機制發生變化。

    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1043號

    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
    <legend id="g4ges"><legend id="g4ges"></legend></legend>
  • <nav id="g4ges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g4ges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g4ges"><strong id="g4ges"></strong></menu>